*****

  情人節,真無聊的節日,只能在家繼續過宅男的生活,畢竟朋友裡面都是一堆手牽著手要去看電影的。雖然一樣很空虛,但我有些慶幸我還是踏實的,至少我沒有欺騙自己的心,為了埋蓋空虛犧牲掉一個妹妹。
  也許這又是壞男人但單身的人給自己的藉口。
  在我陷入所謂男人的沉思中,手機的鈴聲把我的成熟感給趕走了。
  「喂!」可真沒禮貌的人。「要不要出來玩」


  不過也只有在這種不甘寂寞的日子,這個男的才會主動打電話相約。
  「好啊。閒在家裡也沒事。」
  看看手錶,九點四十二分,看來還有一大半個時間可以度過。
  新家附近沒有公車,就只有火車直達市區。買了票,進月台。
  「應該是第二月台吧?」心想。畢竟這是到新家後第一次坐火車到市區。
  我習慣性的晃眼對面的每個人,看到了意想不到的她。「那麼巧?她也要出去?」她身上穿的不是制服。精心妝點過後,更加亮麗動人。
  我不再猶疑地快步走向第二月台,可不能再像昨天那樣。
  這次,沒有再錯過了。
  只是,連我都覺得這樣的「搭訕」方式很爛。我輕輕拍了拍她的肩膀,她轉頭向我禮帽性的笑了一下,「有什麼事嗎?」
  她好有禮貌、好有氣質!可完全跟班上大剌剌的女生相去甚遠。
  「不好意思,請問這裡可以坐到市區嗎?」明知故問的白目。她心裡應該這麼想吧?   「是啊,你也要去嗎?」她問。
  「嗯,我朋友找我去看電影。」其實明明是要去湯姆熊。
  但她卻突然像遇到了同好一樣,「真的啊,哪一部?」她好奇的問我,「我等一下也約朋友去看電影,昨天剛上映的,聽說影評很好!」
  啊..看來我可開了一個對我沒利的話題。電影之於我完全搭嘎不上。還好最近電視上電影廣告強力播映,不曉得能不能猜到。
  「是"馬利與我"嗎?」我只對這個有深刻的印象,因為它讓我想到了香菇超級瑪莉。
  「你也是嗎?你是看哪一場的?」
  「下午」
  「是喔,我們等一下就要去看了。呵,那我先去看好不好看囉。」她的笑好迷人。近距離看著她笑,好美。  我的眼神是不是在閃爍啊。
  「我可不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啊?」她小心翼翼、好像怕說錯什麼話似的問我。
  我點點頭。
  其實我不太想說話,想靜靜的聽她的聲音。可是話題不是一個人興高采烈的說故事、另一個人靜靜的聆聽。
  「嗯...,你是不是要去上課的時候都會在第一月台?」
  啊,被她發現了?
  我不想說什麼謊,事實就是事實,就算會被當成變態。「原來你知道啊?」
  沒想到,她卻笑了。「呵,對啊,而且當我發現你似乎都看著這一車節的時候,就很好奇,我們到底認不認識。」
  「你會不會覺得我很奇怪?」
  「奇怪?不會啊。」她頓時定睛看著我,令我有些不自在。「不,是有些奇怪。」她又笑了,好可愛。
  我露出一臉疑惑的表情。
  「我們第一次聊天,你讓我感覺我可以很自在的說話,很神奇。」
  「是嗎?可能我們同年紀吧?你也是二年級吧?」
  「那我應該叫你學長嗎?」學長?原來她小我一屆啊。
  「你們學校有男生嗎?」自以為講了句很幽默的話。
  「對了,我還是不懂,為什麼妳都站在這裡啊?」第八號車節。
  「問你啦,你不也是?」她理所當然的帶過我的問題,反問起我。
  「因為妳啊。」
  怎麼一時間脫口而出這句話了,才認識不到五分鐘怎麼就講出這種話。
  「確定不是離票口最近又有椅子坐嗎?」而她,好像以為這是玩笑話,也把我們都逗笑了。
  好自然的女孩。
  在火車還沒來的時候,我們沒有間斷的聊天。她讓我忘去了緊張,好像跟一個認識很久的朋友聊天一樣,那樣的自然、自在。
  火車到站,我在火車上跟她要了網路帳號,她拿出了一張小紙和筆,寫了幾個英文和數字遞給我。她沒寫下她的名字,只有寫「未命名」。
  「這是妳的綽號?」
  「網路匿稱,從國小就用到現在喔。」
  今天,是讓人短暫快樂的情人節。
  不知道她是不是有記得這一天是情人節? ******
  我們開始在網路上聊天,她主動留下了手機號碼,說無聊想哈啦的時候可以打給她。和她成為了無話不談的朋友後,也許她不是像外表那樣讓人感覺很有氣質,而是有些傻氣、大方,但還是感覺得出來談話之間保有的「家教」,就是天真可愛吧。
  我喜歡自然的女孩。
  她不常上線,所以我常打電話給她,她總會跟我分享一整天在學校發生的好玩有趣的事,也會跟我說煩惱的事。  只是,感情這塊,我們很少碰觸。
  也許是習慣了彼此聊輕鬆愉快的事了吧,她鮮少提起感情的話題,而我也不想惹得尷尬提起。
  尷尬?如果沒有「心虛」幹麻尷尬?
  晚上九點三十六分,我正想打電話給她的時候,想起了這個問題。

   自從和她成了用手機聊天的好朋友後,就把對她最剛開始那種奇怪的感覺拋到了一旁。可能是因為相處太自然了,所以也很自然的沒了那種感覺,還是因為習慣了那種感覺而沒感到好奇?想到這,心裡有些慌。為何而慌?卻又說不上來。我不喜歡這樣的感覺,很不舒服,但被挖掘了,就埋藏不進去了。像挖到泉水那樣,不停地流、不停地。
  也許是我太了解自己?還是太放縱自己?還是太逃避自己?
  我不想再逼我對她的感覺到底是朋友還是...喜歡,如果得到的答案是後者呢?我相信那時我撥這通電話時、和她說話時,有些東西會頓時變質。
  「別亂想了。」我吐了口氣。按下了通話鍵。
  「嘟...嘟...」一直一直沒有她的聲音,直到另一端自動轉到了語音留言。
  我掛斷了。
  可能她在忙著讀書吧。
  我沒想太多,因為這是第三次沒有接到她的電話。
  今天很累,在那一通已撥卻未通話的電話後,關掉手機睡覺,明天要開學了。

 
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up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  down

 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藍貞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