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搬家了,但沒有轉學,成了通勤族,每天總要提早一個小時坐火車。原以為我會極度厭惡這等火車的生活,但,不如我所想像,我竟然為了一個女孩而開始期待每天搭火車上學的日子。只是,我不知道她的名字。只知道,她就讀的是升學率第一的女中。

 

*****

 

  揹起書包,拖著懶散的步伐一如往常的買了票。不用思索票類,因為只有區間車會停靠在這站,這是一個規模很小的車站,但上班上學時段還是有很多人「陪」我一起坐火車。
  不孤獨,但很空虛。我常常在想,可不可以把坐在我面前的阿桑換成一個同年紀的正妹?旁邊站著的色老頭,會不會哪天換成了心儀的妳,然後牽起小手...。
  只是日復一日,想改變的沒改變,不想改變的卻改變了。
  「她今天不上課嗎?」我在心裡納悶著,有些焦急。
  對面的她,總是站在八號車廂等待火車的那個女孩,今天缺席了。
  一直到第二月台的火車來時,她...還是沒有出現。
  第一月台的廣播提醒火車將來到,當它停在我面前的那時候,我才死了心不再等待看她一面。
  一如往常的站在車門前方,看著外面更替的風景,經過曾經就讀的國小、國中,那裡存在好多回憶和秘密,包括國小愛戀的女孩,和她展開了一段小小卻甜蜜、幸福的戀情,只可惜不到一年就分手了,不知道她現在過得如何呢?我相信她現在一定變得更漂亮,只是我對她的感情也隨著時間而淡卻了。不管我曾經多麼喜歡她、甚至被她傷害,但喜歡同一個人的感覺,也會漸漸在不自覺中改變。
  如同窗外的景物,在你沉醉在過往的回憶時,它早就換到另一個場景了。
  遠遠的看到人行道上那一端,有一對情侶在吵架。
  唉。我在心裡小小嘆了氣。
  有時候,吵架也是一種溝通吧。我和那個女孩可連一次架都沒吵過,她就直接把我判出局了。
  想起了那位女孩,我也想起了八號車廂的那位女孩。
  我喜歡她?好像是卻又好像不是。只是會想默默的、靜靜的看著她。
  我不認識她,她更不認識我。
  素昧平生的兩個人何來的喜歡啊?我在心裡笑了笑。
  但,不可否認的是,我很想和她做朋友。
  「做朋友?對啊,我在怕什麼?」我心想。
  從搬家到現在也過了一個月多了,我當個「守候者」當了「一個段考」了,虧我也算是學校的風雲人物之一,我在怕什麼啊?怎麼到現在連一聲招呼都不敢說。
  「好吧!就這麼辦!」我在心裡叫那個潛在愛當暗戀者的人,該是行動了。也許行動後,就知道那份奇怪的感覺到底是愛情或純粹是友情了。

  只是,明天,她會不會也和今天一樣沒來呢?頓時有些明朗的心情,卻又沉重了起來。

 

******

 

  今天是黑色星期五。聽說,明天是情人節。每個單身的人都不想過的節日,但總又愛提起這個節日。
  昨天她沒來,今天應該會來了吧?
  我抱著又怕又期待的心情到了車站,很快的在自動售票機流利的買票進月台,往對面第八號車廂看去,尋找那個女孩。
  「呵。」我莫名奇妙地笑了。不知道的人還真的以為我腦袋有問題吧。
  她坐在椅子上,看著書,跟以往一樣。
  抬頭看一看時間,還有五分鐘火車到達,那...就這麼辦吧!
  我用百米競賽全班第一名的速度跑向對面的月台,看看手錶,二十秒左右,我笑了笑,成績退步了。
  不!我在白痴個什麼勁啊!我一回神狂奔到第八號車節。
  「人呢?」她不見了。
  人怎麼不見了?不可能啊。怎麼可能會擦身而過?應該不可能在我失神的時候走過去了吧。
  「嗶─」是警告聲。
  難道─?就連那一分鐘也不肯給嗎?
  我想跑上火車,但我卻沒勇氣。但如果她真的在那上頭,我要說什麼?那感覺更怪了,像個搭訕的色胚。
  黑色星期五,可真黑色。
  我失望的搖了搖頭,轉身慢慢的走回去第一月台,區間車也在這時開走了。
  她在車上,不曉得有沒有看到我呢?
  「又在白痴什麼!」我在心裡罵了自己。沒想到,我還是一樣跟國中那時懦弱。
  走到椅子上坐沒多久,火車也來了。看來這是今天第一件不幸的事。
  「嗶─」又是鳴笛聲。
  火車開走了,我面對第二月台,還抱著那絲期望看到她,兩天沒看見的女孩,有點,想她?

  不知道是我眼花了,還是事實,我看見那個女孩從第二月台的商店拿了一瓶礦泉水出來,帶著滿足的笑容,喝下了一口水。

 

 ******

 

  「嘿!風雲人物!有學妹找你!」
  「學長,可不可以出來說話?」她有些不自然。
  啊?我不是都出來了嗎?我在心裡茫然,但還是點點頭。她拉著我的手到教室旁的樓梯。
  「什麼事嗎?」我問。
  「學長,其實我喜歡你很久了。不知道你是不是也喜歡我,.....」
  她說了些什麼我忘了,應該說我高興到什麼都沒聽到,腦海裡只是一直徘徊著那四個字:「我喜歡你」。這可是我第一次被告白。
  我想,我該思索接下來的話,才不會傷到她。
  雖然被告白很開心,但我還是沒有動心,儘管她也是她們班的班花,但我從來只將她看待為妹妹。
  「我很開心你喜歡我,但我對你是哥哥對妹妹的那種喜歡,在我眼裡你就像是我妹妹那樣要好好保護,你很好,會找到比我更適合的人。」
  她看起來想哭,但她卻微笑了。「那,你可以當我乾哥哥嗎?」
  我點了點頭,「可以。」
 
  黑色星期五,也不太算黑色。因為我多了一個乾妹妹,但她不知道該是開心還是難過。
  「唉。」十七歲,又來了一次七十一歲的嘆氣。「要找到彼此互相喜歡的人真的那麼難嗎?」
 

 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藍貞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