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從那天跟陳大哥商量後,不知是恰好工作一窩蜂的來,還是陳大哥刻意操控,禹翔從早忙到晚,連休息的時間都沒了,甚至一天只有一小時不到的時間是在家裡的。而這樣不只一兩天,而是持續了一兩個星期。自己身體都快搞垮了,想打的電話也只能一直的延後。

  「忙了那麼久,休息個兩天,又要開始忙了...趁現在打給她吧!」禹翔口中念念有詞的,其實再過幾天,又有新戲要拍了。

  「喂,我是章紫枃。」紫枃接起了電話。  「是我,很抱歉那天對你隱名,你應該我是誰吧?」禹翔有點不安的問。

  「知道,沒關係,你是爻禹翔吧?當藝人有苦衷的...我知道」紫枃有點心灰灰的說,但語調卻故裝不在意。

  「很抱歉,那天活動上才讓你知道。不過爻博文真的是我用來當I in老闆的名子。」禹翔解釋道。
 
  「ok啦!」紫枃強撐起笑容,即使知道他不可能看的到。

  他們聊了很久,即使是長途電話,不過也可能是聊的太盡興了,他們卻完完全全沒提到有關於小時候的回憶。只不過,不管怎麼聊,紫枃卻還是一直有種灰沉沉的感覺。


  幾天過後,禹翔也開始接拍那檔新戲了,而他擔綱飾演男主角。而女主角是位新人─曾琛。還有一位新人共同演出─歐庾升。
 
  幾天的拍戲下來,大家仍處於一個陌生的狀態,但是,隨著拍戲的時間越來越長,劇組的感情彼此也熱絡了起來。
 
  這天,禹翔特別出國,不是為了工作,而是為了要放鬆緊繃的心情和生活,雖然只有短短的三天,也已經很幸福了。他到了一個當地居民都不認識他的地方,卻也剛好碰見了跟他一樣自助旅行的紫枃。
 
  「爻禹翔?你也來這?」正在挑選飾品的紫枃,轉頭看著禹翔,驚訝的程度盡在不言中。
 
   「章紫枃...你好!」禹翔打了聲招呼。

   於是...兩人又聊了起來,也找了個舒適的餐廳。

  「啊,對了,這給你。」紫枃忽然想到什麼似的,從包包裡拿了個兩隻魚在一起的手機吊飾給禹翔。

  「你知道我是誰吧?這是我最近幾年手機吊飾流行時買的,當見面禮吧!」紫枃看著正在端詳吊識的禹翔。

  「過了那麼多年,沒想到那天會再相見...,不過,要當見面禮的話,...這個你,我剛剛才買的。」禹翔也遞了個吊飾。

  「好了...別客套了,說說看最近的近況吧!」紫枃收下那吊飾後,又叉開了另一個話題,兩人的話匣子又打開了,正所謂:『他鄉遇故知』啊!可惜的是,正已是禹翔第二天的旅行了啊!


  禹翔回來一天後,又開始了一切的軋戲動作。只不過,在空閒時,禹翔竟也都捨去得來不易的睡眠時間,與紫枃閒話家常。久而久之,兩人既像朋友也像情人,曖昧的臨界點。


  而和他對戲的新人曾琛,她正也和她的好朋友、也正是紫枃的死對頭賈偣齋通話:「你說爻禹翔對你很好喔?」電話中的偣齋問。

  「恩,而且我發覺他跟別人不一樣...,我空了那麼久,我想倒追看看...」曾琛很小聲的說,也怕被其他人聽到。
 
  「那就追啊!我百分百挺你!」偣齋不以為然的說。即使表面上是支持。

  「好啦,不過...你有空可不可以過來一下?因為我在這好無聊、好孤單,好不好嘛?」曾琛依然用很小聲的撒嬌。
 
  「好,好,有空就過去,ok?bye-」偣齋打發似的掛上電話。


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藍貞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